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雷家骕博客

TH大学SEM学院教师

 
 
 

日志

 
 
关于我

TH大学SEM学院教师 研究兴趣:创新创业与企业成长、创新创业教育、国家经济安全理论。

网易考拉推荐

建立自主创新导向的国家创新体系  

2009-09-14 02:09:57|  分类: 我的创新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摘自中新网 加入时间:2006-11-17

——雷家骕(清华大学经管学院)

目前社会各界对自主创新越来越为重视。自主创新的必要性不必多说,至少因为三个问题我们需要将“自主创新”作为国家战略。一是我们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的技术差距,对外“技术依存度”越来越大,我们获取国外先进技术的代价也越来越大,且很难获得我们需要的发达国家某些技术;二是即便发达国家愿意提供我们需要的某些技术,但国情不同,特别是经济社会发展阶段不同,面对的具体问题不同,自然禀赋不同,仅靠发达国家的技术也解决不了我国所有问题;三是维护国家安全需要自主创新提供保障。

一、怎样理解自主创新?

现在谈到自主创新,往往有一些不适当的概念,诸如认为自主创新就是国内自力更生的创新;自主创新就是企业自己决定并实施的创新。实际上,这些观点都是不当的。如果什么事都强调国内自力更生,不去使用人类共有的科学技术文明成果,那既不经济,也等于将自己关闭到了世界文明之外,这自然是与改革开放、经济全球化的趋势是背道而驰的。至于“自主创新就是企业自己决定并实施的创新”,这种观点在学理上、实践上都不符合逻辑。因为中国进入市场经济以来,企业的创新都是自己决定并实施的。换言之,按照这种观点,我们的企业以往实施的创新都是自主创新。既然这样,中央就没有必要强调我们必须自主创新了。

因此,我认为,只有摆脱了对于他人的技术路径之依赖,且形成了全部或部分自有知识产权的创新,才是自主创新。这类创新具有三个基本特点,且三者之间存在亲密的逻辑关系。其中,形成了自有知识产权是自主创新的结果;摆脱了对于他人的技术路径依赖是自主创新的关键,因为只有摆脱了对他人技术路径的依赖,我们才可能形成自有的知识产权;知识创新是自主创新的基础,因为有知识创新,我们才能摆脱对于他人的技术路径的依赖。换言之,自主创新就是知识创新基础上的技术创新。

现在人们将三类创新称之为自主创新。一是原始性创新,即在科学领域的首次发现和在技术领域的率先发明;二是集成性创新,即通过对现有技术的合理组合,形成新的技术或产品;三是引进后消化吸收再创新,即引进国外技术后,消化、吸收、改进,形成拥有部分知识产权的更好的产品或技术。我认为,在这三类创新中,也只有哪些摆脱了对于国外的技术路径或称技术范式之依赖的创新,才能称之为自主创新。

还需要注意的是,科技界、产业界所讲的自主创新指的是自主的技术创新,而中央领导所讲的自主创新大大超过了科技界、产业界理解的自主创新。事实上,对中国而言,不单是技术创新要自主,社会治理结构创新、政府政策工具创新、社会文化创新等都需要“自主”。为什么?国家间的国情不同,中国有自己的特点,社会治理结构、政府政策工具、社会文化的创新与发展更不能简单地模仿某些发达国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管理学部主任郭重庆教授讲,“中国管理科学有个‘接着讲’的问题,即要接着中国传统优秀文化讲,接着体现人类发展文明的发达国家的管理思想讲,接着中国现代化发展的需求讲”。郭院士的讲法充满了历史唯物主义和辨正唯物主义的思想,无疑可以作为我们思考自主创新问题的“导航之言”。

二、怎样理解创新型国家?

我理解,中央领导讲的我们要建设的“创新型国家”是“自主创新型国家”。为什么?长期以来,我们民族的创新不断,从传统计划经济时期的“两弹一星”、大型工业装备(如万吨水压机)、大型运输设备(如万吨轮)、大量的消费品创新;到改革开放以来层出不穷的模仿创新。我们的创新年年有、处处见,为什么中央领导现在还要专门大讲、特讲“建设创新型国家”?我理解,那就是我们现在要大力发展有别于前若干年的创新,这就是自主创新。相应,所谓建设“创新型国家”,也就是要建设“自主创新型国家”。

当然,建设“自主创新型国家”,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排斥模仿创新。中华民族是一个胸怀宽广的民族,借鉴并吸纳体现全人类文明成果的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我们才可能“多快好省”地建设创新型国家。因此,建设创新型国家,我们需要坚持四个原则,一是增强民族创新能力的基本思想不动摇;二是吸纳全球文明成果的基本理念不动摇;三是融合国内外先进思想及技术的创新思路不动摇;四是努力摆脱对于发达国家技术依赖的努力目标不动摇。

三、目前缺少自主创新的关键是因为我们的创新体系是模仿创新导向的国家创新体系

上世纪80年代,美国学者纳尔逊研究“为什么二战后日本经济迅速赶上了欧美国家”,发现建立了有效的“国家创新体系”是其中的奥秘所在。所谓国家创新体系,即一国社会大系统中有助于技术创新的发生、扩散、持续的那一部分社会子系统。该子系统通常表现为3×1的结构,一是一群创新主体,包括大学、科研机构、创新孵化器、创新型企业等;二是一套创新机制,包括不同创新主体之间的分工及其衔接机制、全社会R&D投入机制、社会创新激励机制、政府导向与调节机制、社会信用机制等;三是一套创新支撑体系,包括产业技术基础、产业共性技术供给体系、鼓励创新的社会文化、支持创新的中介服务体系等。

系统结构决定系统能力,进而决定系统产出。目前我们为什么缺少自主创新?现存的模仿创新导向的国家创新体系是最为根本的原因。这里不妨打个比喻。在动物界,马与驴交配,不同的交配结构,其之生育结果是不同的。驴(父)、马(母)生骡子;驴(母)、马(父)生驴骡。骡子力大无比;驴骡则善于奔跑。可见,系统结构特征决定系统的产出能力和产出特征。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形成的国家创新体系,是典型的模仿创新导向的国家创新体系:

第一,从创新主体的行为偏好来看,大学教育偏好模仿西方,热衷于跟踪、模仿发达国家之教育;科研机构偏好模仿国外研发,热衷于填补国内空白;企业缺少研发力量,再加上偏好近期利益,自然就热衷于大量引进或模仿国外或国内先行企业的创新。

第二,从创新的组织机制来看,数百年前,著名经济学家斯密就讲过,“分工、协作是社会效率的源泉”,但在整个创新链条上,我们的大学、科研机构、企业之间缺少合理的分工和衔接。我们多数企业缺少研发能力,但我们却一概而论,要求企业成为创新中的研发主体。大学和科研机构本来就没有多少有市场价值的科研成果,但有了一点有市场价值的科研成果,就要自己就办企业。结果企业办不大,也耽误了本职的研究开发。甚至可以说,现在不少科研机构和大学的运行机制是“反现代化大生产”的。因为现代化大生产要求同一组织内部各部分之间有着和谐的专业化分工与协作,但我们的科研机构和大学内部目前的机制基本类似于“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下的一个个农户”。这显然是与现代化大生产的内在要求相悖的。另外,客观上,科研机构和大学的研发成果要转化为企业可用的技术,还需要开展一系列的“商业化完善”工作,这一工作需要“商业化技术孵化器”来完成,但目前我们还缺少这样的孵化器。各个部门建立的“工程中心”实际上又成了变相的研发机构或企业。

第三,从创新投入及其机制来看,一是我们全社会的R&D投入少。仅以2002年为例,当年占全球R&D投入总量的比例(%),美国为41.7%,日本为22.3%,韩国为2.0%,而我们仅1.7%。至于R&D投入占本国GDP的比例,1999年,日本为2.93%,韩国为2.47%,而我们仅为0.83%。二是我们的基础研究投入比例太低、规模太小。同样以2002年为例,美国为16.6%,日本为14.4%,俄罗斯为16.1%,印度为17.6%,韩国为14.0%,而我们仅为5.7%(2002年前仅仅2.3%)。前面讲过,自主创新本质上是知识创新基础上的技术创新。基础研究投入比例低、规模小,就难以有知识创新。有机构对我国数千名科学家进行问卷调查,发现我国在基础研究方面,有15%的学科接近世界先进水平;85%的学科与世界先进水平有较大差距。有机构对我国数千名IT、生物、纳米科学家调查发现,我国在这三个领域,1%处于国际领先水平,5%处于世界先进水平,36%处于国际一般水平,58%落后于国际一般水平。缺少知识创新,技术创新就成为无源之水,那整个社会自然就只能以模仿创新为主。三是我们的财政科技投入资源配置还存在一些与市场经济相悖的机制性缺陷,同时我们的企业还没有成为全社会创新投入的主体。

第三,从社会激励机制来看,一是在一个组织(企业、大学、院所、政府机构)内部,多数盛行的是“无过管理”。你可以“无为”,但你不能“有过”。一旦某个人做出了让本组织领导认为“属于过”的事情,那他在该组织内部就很难发展了。客观上,创新面临着众多失败的风险,一旦某个人创新失败了,自然就“浪费了本单位的资源”,甚至会导致直接领导遭受他的上级的批评,那创新失败的人顺理成章地就会被认为“给直接领导带来了麻烦”。在这种“无过管理”理念之下,组织的成员自然不愿意去“冒险创新”,更不愿去冒更大的风险而自主创新。二是我们的市场竞争还不规范,还没有真正形成“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机制。“劣货排斥优货”,这自然引致企业不想创新。“假李逵打败真李逵”,这自然引致企业不敢率先自主创新。再加上市场中“仿制寻租”的空间较大,这自然诱导企业不想去自主创新,而更多的喜好模仿创新。

第四,从政府政策导向与调节机制看,一是改革开放以来实行的“以市场换技术”的政策,一方面我们让出市场并没有真正换来需要的核心技术;另一方面也使企业对模仿国外技术产生了依赖。二是在巨大的就业压力和尽快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责任压力之下,我们的政府不得不更多的关注GDP增长和国家的财政收入增长,而不可能将推动企业自主创新放在首位。

第五,从整个社会的创新支撑体系看,一是我们的产业技术基础还很薄弱和落后,难以支撑领先企业的自主创新。二是原有部属科研院所转制为企业之大方向固然是好的,但我们却忽视了依靠这些院所的基干力量、通过新机制去构建产业共性技术的研发体系。三是国有专业银行转制为商业银行固然是对的,但我们却忽视了构建一种机制,以解决“金融体系惧怕企业自主创新而喜欢企业引进、模仿”的痼疾。

四、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核心是建设自主创新导向的国家创新体系谈到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吴敬琏教授讲,“制度重于技术”。十分类似。审视自主创新,我认为,“制度重于战略”。如前述,“系统结构特征决定系统的产出能力和产出特征”,我们要实施自主创新战略,建设创新型国家,关键取决于能否建立起自主创新导向的国家创新体系。一般而论,由模仿创新导向的国家创新体系,转变到自主创新导向的国家创新体系,需要具备四个条件。一是企业具备了自主创新的冲动;二是政府长视而不短视,积极扶持、鼓励企业的自主创新;三是经济、科技发展到一定阶段,特别是财政的基础研究投入足以支撑大学和院所的知识创新,全社会的R&D投入足以支持大企业的全程创新和中小企业面向批量化生产的技术整合;四是形成了鼓励试错、创新的社会文化特别是组织文化。

目前我国正处于转变国家创新体系的关键时期,要实现这一转变,我们至少需要着力于解决好三个问题。

第一,培育大学、科研机构、企业的自主创新意识。大学教育首先要自主创新,要成为自主创新人才的培育主体。国立科研机构和研究型大学更多的应是知识创新的主体,而不宜自己去办一个个没有竞争优势的企业。大企业应是技术创新全流程的主体,中小企业更多的则应是批量化产销的技术整合主体。

第二,调整国家创新机制。一是要牢记斯密的分工思想,引导大学、院所、企业合理分工与协作,同时有效发展“商业化技术的孵化器”,基此将大学、院所的技术供给与企业的技术需求衔接起来。二是要理顺创新投入机制,增加全社会的R&D投入特别是政府的基础研究投入。三是要理顺创新的社会激励机制,强化和规范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四是要改进政府的政策导向机制,对自主创新成绩卓越者,给予强力度的“事后激励”。不妨尝试对自主创新企业以增值税的优惠。五是要建立、健全、完善科技信用机制。

第三,理顺并强化自主创新的社会支撑体系。要有重点的提升关键产业的技术基础。要从转制了的原有部属科研院所中抽出基干力量,尝试通过新机制去构建产业共性技术的研发体系。要从政策上鼓励国有控股商业银行支持企业自主创新,特别是在产业创新链的前端支持大企业全程自主创新,支持中小企业以“面向批量化生产的技术整合”为主实施自主创新。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